主页 > X生活坊 >文化观察》旅行究竟是刻苦或享乐?观光哪里来的黑暗面?

文化观察》旅行究竟是刻苦或享乐?观光哪里来的黑暗面?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2 285° X生活坊
文化观察》旅行究竟是刻苦或享乐?观光哪里来的黑暗面?

「文化观察」单元由文化研究学会与阅读誌共同企画,以台湾近期出版品为引,介绍学术的理论观念,每月定期刊登。

旅行为何要刻苦?

旅行书是当今书市的强势文类,台湾的实体书店总是有大大一柜,今年香港书展的年度主题也就是「旅游」。

旅游书若是一种文类,当然不只是按图索骥的图册、guide book。读进旅行书的内里,必定有几朶「人生哲理」的文字云会浮现,例如慢游、出走、探索、梦想……。去年大卖的电影《我出去一下》,正是由包含这几种元素的畅销旅行书改编拍摄。

在人生哲理的大方向下,这几年旅行书还有一种特色风,就是书名渐长、渐玄。诚品2016年度畅销榜首Peter Su《如果可以简单,谁想要複杂》堪称代表,不少欧美刻苦旅行书来到台湾,译名也都很悠远,例如《买一张名叫梦想的单程机票:一个大男生,两年半时间,世界五大洲,一个梦想的完成》、Rolf Potts的《旅行是为了放大生命的极限:出走不是为了逃避现实,而是想让人生更加精采》,都是典型翘楚。

刻苦追求人生的旅行书写,历史说远也不远。至少1990年代末在台湾引起骚动但蕓花一现的华航、长荣二大航空公司「旅行文学奖」,获奖作品就是走类似路线。沉寂了十多年后,这三、五年的趋向又更明显。

回顾台湾政府1979年才开放海外观光,历年的出国人数统计,1980年48万人、1990是294万人、2000年732万人、2010年941万人,最新资料2016年是1,459万人。自2012年突破千万人次后,年年再创新高,近五年成长率都很惊人。

于是这里有个问题:如此屡屡塞爆桃机的大量旅行人次,都是刻苦出走在反省人生吗?旅行,难道不能是享乐的完成式?不能纯粹看美景看美女?

旅行究竟是刻苦或享乐?文化研究对于「观光文化」的讨论,有三个观点应该有助思考这一组苦乐的吊诡。


(Photo by 4356830)

旅行不等于观光

第一个观点是,「旅行」和「观光」看起来差不多,实际上却是历史脉络完全相反的两回事。我们生活中虽然常二词混用,例如「阿嬷被旅行社小姐招去观光」,但在文化研究概念上则有明确区分。

美国史学家布尔斯廷(Daniel Boorstin)1962年的The Image: A Guide to Pseudo-Events in America一书,就以字源考察隔断两个字的意义纠缠。布尔斯廷说,旅行(travel)字源来自中世纪travelen,与法文travail(工作)同源,原意是因劳动而移动、走路走到骨折。再往前追溯到拉丁字源trepalium,意思竟是三块木板——没错,满清十二酷刑夹断手指的道具也!

相对的,观光(tour)源自希腊文tornus,是英文turn(回转)、circle(循环),意指去一个地方而复返。所以观光的意义,就是暂时离开然后回返。

因此,旅行自古就有,而且古早的旅行者几乎都不情愿踏上旅程,如客商、军人、流寓……。出发不保证回家,当然苦!观光则相反,保障回家的出游,才是享乐。

观光史学者几乎都同意,人类历史的「观光元年」,是从事旅游代理业务的库克(Thomas Cook)利用刚完工20年的英格兰铁路,提供教会朋友订票服务的1845年。库克随后推出套装行程(package tour),招揽劳动百姓在假期轻鬆去玩欧洲,正式终结「个人苦痛」的旅行岁月、开启「大众享乐」的观光时代。


库克纪念馆展示与19世纪旅行相关的交通模式。(wiki)

观光成为一种工业,是西欧18世纪末两个大革命之后才有可能。日本则要到19世纪末期,「四国遍路」之类的传统参拜文化,才开始转为现代观光文化。富田昭次的《观光时代:近代日本的旅行生活》,就谈日本在明治时代以后,搭铁道、乘轮船、住饭店、看手册、写游记……,开启一种全新的「观光」生活。由参拜转为现代观光,再以现代观光吸纳传统,由此可知悉日本为何能是休闲产业大国。

区分了旅行的古老源流,明白了观光的现代庸俗,当过国会图书馆馆长的布尔斯廷老先生,于是对着1960年代的观光团开骂:这哪里是什幺深沉的「旅行」?根本是肤浅的「观光」!他所斥责的那些特地飞到东方泡土耳其浴的美国人,就是现在我们调侃的「上车睡觉、下车尿尿、休息买药」之类的团客。

旅行和观光,虽然玩起来差不多,历史脉络可是大大不同。


(Photo by kirkandmimi)

你的假期是别人的工作,你的欢乐是别人的痛苦?

第二个论点是,现代人的观光,既是某些人的休闲,也是某些人的工作。

现代社会的特徵,是工人的作息配合工厂的机器,一起上班一起放假。所以,农人放假是大地在休息,工人放假是商人有生意。

1845年全球第一家旅行社库克公司,就是工业社会结构在撑腰。英国1847年制定《工厂法案》,规定每日工作上限10小时的天花板,假期制度开始形成。惨澹经营的库克,终在1851年伦敦万国博览会大发利市。大批劳工群众前仆后继涌入这个现代商品殿堂。库克从代售车票、代订饭店的旅行社,跨足到旅行用品、时刻表出版、开银行发行旅行支票。几经併购成为国际性的通济隆集团(Thomas Cook Group),就知大众观光在现代社会的美景。

德国批判理论(霍克海默和阿多诺)在1930年代提出《文化工业》(Culture Industry)概念,就斥责「休闲产业」根本是资本主义的阴谋:工人离开生产部门的工作时间之后,那幺难得而仅有的自由时间,竟又遭到商人劝败,而集体被收编为消费部门,如此一生都逃不离生产-消费-生产-消费的无限迴圈。

而今,世界观光组织(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)宣称,2015年全球观光人口有11亿8000万人次,产业营收是1,5000亿美元,规模已超越石油业和汽车业而稳居全球第一大产业。光用阴谋论,似不足以解释观光客的前仆后继。


(Photo by Free-Photos)

观光客在凝视什幺?

第三个观点是,观光客要看的风景,出发前就已决定。这个理论即厄里(John Urry)的《观光客的凝视》(2016年重出3.0版)。

前面提到的布尔斯廷,对待观光文化实在严苛,有如道德警察。他批判观光客东南西北搞不清就被带去再带回,所见所闻只有假快感,旅行体验只是「假事件」(pseudo-event)。这种观光道德心态,被很多布尔乔亚知识分子接收:一样坐飞机、一样住旅馆、一样看博物馆玩迪士尼,布尔乔亚总是对于嗡嗡嘈杂的团客感到不屑。文化研究理论戏称这种心态为「他们是观光客、我是旅行者」(They are tourists, I am traveler)情结。


(photo by cegoh)

其实,在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嘛!理论上没有尊卑、也不必论高下;因为背后的黑手,是现代职场的工作压力。1970年代社会学者麦康尼尔(Dean MacCannell)就对现代观光客有比较宽容、同情的态度。他认为,人类困在资本主义的「异化劳动」下,总觉得眼前的人生不完整,总嚮往在他方会有生命的「本真」(authenticity)。

这就是所谓「生活是他方」La vie est ailleurs)啊,米兰・昆德拉引述法国诗人韩波的这一诗句,是海内外形容离家旅行最有名的证词。

现代人明知无路却又必须勉力为之,是一种无奈。布尔斯廷无情指控观光客的立场,麦康尼尔稍做修正,提出「被演出的本真性」(staged authenticity)理论,说明所有人都渴望「造访他方」以寻找本真——虽然很无奈,看到的他方,都只是舞台上的演出。

但是,现代人都有一颗不安的心灵必须安抚,因此忍不住就是要观光。

厄里在2002年的《观光客的凝视》补了一种解释:观光客的眼睛,早就不断在游记、杂誌、照片,以及标榜「死前必玩的五十景点」之间逡巡,不断想像「本真生活」会在某一个场景获得应许。

詹宏志2015年的好书《旅行与读书》,就坦言「书呆子相信凡事书中都有答案,在旅行一事也不应有例外,所以他们通常会以一本书或几本书做为旅行的依据,我当然也是这种人。」詹宏志藉着他人的设定而出发,也可说是「观光客的凝视」之验证。当然,詹宏志那般领悟风景、抒写感情的能力,才有能力跳脱魔咒、不致只是追随他人眼睛去观光。

2012年厄里邀请年轻的地理学家拉森(Jonas Larsen)改版写成《观光客的凝视3.0》,加强近十年观光倾向影像、展演的现象,以及人不断脱离土地的后果。这本3.0,因此更贴近当代资讯社会,也更深沉在思考观光的风险、冲击。

当然,说到观光的社会黑暗面,就不能忽略贝克的《旅行的异义:一趟揭开旅游暗黑真相的环球之旅》。书的原名叫Overbooked,一般用来指航空公司机位超卖,但本书则是不断在追问:当观光由嗜好变为产业,对人类社会是毒药或是灵药?

所以他追到全球最热门的观光区,吴哥窟、威尼斯超抽水源而造成的地层下陷,杜拜沙漠起高楼的奴工地基……。从头到尾以「你的欢乐是我的痛苦」来质疑观光客,正是文化研究看观光很不爽的基本态度。


(Photo by congerdesign)

观光也有心灵的暗黑面

若说贝克《旅行的异义》讨论观光的社会暗黑,狄波顿《机场里的小旅行》就是在谈观光的心灵暗黑了。

畅销作家这本《机场里的小旅行》是够酸的小书。狄波顿应机场餐饮服务大厂Nabisco之邀,进驻伦敦希斯洛机场一周,写出这本採访观察笔记,狠狠抓到现代人之观光客的凝视。

书中有一章描写名叫大卫的英国父亲。他在半年前预订一场希腊假期,就将度假村加到「我的最爱」,每天上网查看气象,不时蒐寻网上照片。不过,这场伯罗奔尼撒半岛之旅,真正来到第五航站,夫妻和儿子四人此起彼落的不满,终究击溃了他的观光热情。

不安的终究是人心,观光经常无能为力的。但是,狄波顿写出重点:

旅客在不久之后就会忘却自己的旅程。他们将回到办公室,而必须以短短几句话概括一座大陆。他们将再次与配偶及孩子争吵。他们将望着英国的景色而毫无所感……不久之后,他们就会再次对杜布罗夫尼克及布拉格产生兴趣,并且重新感受海滩与中世纪街道的魅力,明年,他们又会想到要去哪里租一栋别墅度假。

 

观光时代:近代日本的旅行生活
旅の风俗史
作者:富田昭次
译者:廖怡铮
出版:蔚蓝文化
定价:42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 


作者简介:富田昭次Tomita Shouzhi
1954年生于东京。曾任饭店专门杂誌的总编,后以饭店、旅行作家的身分活跃于业界。着作有《从美术明信片看近代日本》(絵はがきで见る日本近代)、《饭店的社会史》(ホテルの社会史)、《饭店与近代日本》(ホテルと日本近代)、《「极致」的饭店》(「极み」のホテル)、《东京的饭店》(东京のホテル)、《东京希尔顿饭店物语》(东京ヒルトンホテル物语)、《最高级的饭店所隐藏之秘密》(最上のホテル その隠された秘密)、《捕鲸男──天才饭店经理麦可‧近藤的生涯》(鲸を钓る男――天才ホテリエマイク近藤の生涯)、《乡愁‧饭店物语》(ノスタルジック・ホテル物语);编有《恋爱饭店》(恋爱ホテル)等作品。


旅行与读书
Have BOOK: Will TRAVEL
作者:詹宏志
出版:新经典文化
定价:46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 


作者简介:詹宏志
出生于1956年,南投人,台大经济系毕业。现职PChome Online网路家庭董事长。
曾任职《联合报》、《中国时报》、远流出版公司、滚石唱片、中华电视台、《商业週刊》等媒体,曾策划编集超过千本书刊。并创办了《电脑家庭》、《数位时代》等四十多种杂誌。

观光客的凝视3.0
The Tourist Gaze 3.0
作者:约翰‧厄里(John Urry)、约拿斯‧拉森(Jonas Larsen)
译者:黄宛瑜
出版:书林出版公司
定价:38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
作者简介 :
约翰.厄里 John Urry

于剑桥大学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,曾任兰卡斯特大学社会学系主任、社会科学院院长,以及英国皇家文艺协会研究员、社会科学研究院院士等。厄里现任兰卡斯大学流动现象研究中心主任,近着包括:《流动的生活》(Mobile Lives, 2010)、《气候变迁与社会》(Climate Change and Society, 2011)、《流动性:运输与社会的新观点》(Mobilities: New Perspectives on Transport and Society, 2012)、《超越石油的社会:石油的残余物及社会的未来》(Societies Beyond Oil: Oil Dregs and Social Futures, 2013)、《运送的距离:3D列印技术对运输与社会的冲击》(Freight Miles: The Impact of 3D Printing on Transport and Society, 2013)。

​约拿斯.拉森Jonas Larsen
丹麦罗斯基勒大学地理学教授,研究主题包括:移动、观光与媒体。专论经常发表、刊登于观光、地理与移动现象的期刊,合着有:《展演观光场所》(Performing Tourist Places, 2004)、《流动、网络、地理》(Mobiities, Networks, Geographies, 2006)、《观光、展演与日常:消费东方》(Tourism, Performance and the Everyday: Consuming the Orient, 2015)。

旅行的异义:
一趟揭开旅游暗黑真相的环球之旅

Overbooked: The Exploding Business of Travel and Tourism
作者:伊莉莎白.贝克
译者:吴纬疆
出版:八旗文化
定价:42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
作者简介:伊莉莎白.贝克
​贝克的记者生涯始于1972年担任《华盛顿邮报》驻柬埔寨战地特派员,并曾担任《纽约时报》特派员,在欧洲、亚洲以及南美洲进行採访。贝克曾荣获罗伯∙甘迺迪图书奖(Robert F. Kennedy Book Prize)、海外记者俱乐部奖( Overseas Press Club Award ),并两度获得杜邦─哥伦比亚大学奖 (DuPont-Columbia Award),表彰其新闻报导之专业。

机场里的小旅行:
狄波顿第五航站日记

A Week at the Airport – A Heathrow Diary
作者:艾伦.狄波顿
译者:陈信宏
出版:先觉出版
定价:28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
作者简介:艾伦.狄波顿
1969年生于瑞士苏黎世,在瑞士和英国两地受教育。通晓法文、德文及英文。现居伦敦。
狄波顿才气横溢,文章智趣兼备,使他不仅风靡英伦,外国出版社也争相出版他的作品,目前已有廿多国语言的译本。近年并协助创立了「人生学校」。
书评人康纳立(Cressida Connolly)讚叹狄波顿是「英国文坛的奇葩」;另一位书评人葛雷兹布鲁克(Philip Glazebrook)认为:「这种奇才作家,恐怕连扫帚的传记都写得出来,而且这柄扫帚在他笔下绝对是活灵活现的。」知名旅行作家莫里斯(Jan Morris)更说:「我真怀疑狄波顿这辈子有没有写过一句乏味的句子。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申博sunebt|本地生活服务|免费发布生活便民信息|生活更加精彩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etsafe体育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红树林国际注册登录地址